求職最前線 >藝術人生涯 回上一頁
成為彩妝造型師的第一堂課

為了要在很遠的地方看清楚舞臺上角色輪廓,漸漸學習怎麼化各種角色的妝,怎麼把人臉修小等等。當知道怎麼讓人在現實生活中看起來更漂亮,我就會比外面的彩妝知道的更多。

 

成為彩妝造型師的第一堂課

◎講者 \ 羅之遠 ( 戲劇系校友 )
◎文字 \ 蕭子寧、池妮聲
◎插圖 \ 黃思棋

[ 唸藝術,可以成為優勢 ]

   大一表演課時有教化妝,發現自己畫出來的妝比較乾淨,且那時候學長姐會帶我們去接一些工作,因此從大二開始到現在,已經有20多年的彩妝經驗。原本唸工專電影科的我非常痛苦,因為沒有興趣,後來家庭革命後考上了國立藝術學院。那個年代學戲劇的家長都很反對,甚至老師還對我說了很重的話:「你要去唸戲劇系就去新加坡當人妖好了。」這已經是一種侮辱,因此我下定決心反駁。現在親戚朋友看到我都會說:「羅老師不錯耶!有上電視!」但他們其實並不知道我當年的心路歷程。所以希望大家一定要勇敢,才可以讓父母、長輩們覺得唸藝術也是會有成就的。


    以前在校時大家常自詡為藝術最高學府,因為都是有熱情、興趣才會來唸。學校有一個很好的條件就是:除了自己的科系,還有好多東西可以去看、有好多同學可以交流,這些都是創作來源,也是外面學生比較沒辦法接觸到的。學校師資很好,因此可以透過各系交流及師資,增加自己的十八般武藝,如果能夠打破系與系之間的隔閡,不要覺得學校學的東西以後沒有用,就會有一個相當的實力跟其他畢業生比。以前學習舞臺化妝,為了要在很遠的地方看清楚角色輪廓,漸漸學習到怎麼化各種角色的妝,要怎麼把人的臉修小等等,這個在我的職場上非常受用,因為當我知道怎麼讓人在現實生活中看起來更漂亮,我就會比外面的彩妝師知道的更多,成就自己在這個 職場的優勢。


[ 化身海綿,提升競爭力 ]



    大學排戲時,有非常多與人合作的機會,而與人合作多會遇到問題,就有學長姐在一旁給予提點、幫助,因此當時在學校就有半個社會人的感覺。現在有的大學生有時被學校保護的太好,失去競爭力,甚至自尊心太強、自視甚高,因此較難和社會有較好的融合,也較不能明白社會的險惡,所以希望大家要培養競爭力。以前我們面對的是臺灣自己人的競爭,現在要面對的則是全球華人。因為自己本身常常在中、港、臺三地跑,就會看見大陸的人口這麼多,要出頭比在臺灣更難,所以他們都會把自己準備的很好,競爭力非常強。例如:我今天做了什麼,隔天就會看到別的老師在節目上說;以前去國外看秀可以坐在前面,現在前面都是大陸人。由此可知,現在臺灣的競爭力已經不夠,何況未來十年、二十年絕對是中國人的世界。
    鼓勵大家要像一塊海綿,盡量把自己吸飽。對我而言,學藝術沒有極限,不要覺得只有教科書裡面的東西才是資料,其實資源很多,像我就很喜歡看每個人的妝,並思考衣服要怎樣搭配比較好,這就是隨時隨地的訓練。對你而言,也許是看一幅畫、一張海報或一個雕塑,都能成為養分。年輕人有很多理想、抱負,但仍可以多聽、多看、多跟老師學習,因為每個人都可能是你的老師,也不要小看學弟妹,有些想法可能是你沒有想到的,從這個點出發就會學的更多。藝術沒有對錯,每個人的美感經驗不同,即使有大部分認為的美或醜,醜也不見得是真的醜,因為這是比較出來的。所以很多東西換一個角度去看,也許你就會看的懂他在說什麼。
[ 放下自尊、廣結善緣 ]
    剛進社會時,很多時候要把自尊心留在後面,因為在比較圓融、沒有稜角的時候較容易吸收到東西,也比較不會被人排斥,這個很現實。我剛出社會時跟一個老師,每天都要在他的Salon裡面幫自己化女妝給他檢視,有時候客人還會被我嚇到,當時其實是有一點把小小的自尊心先丟在後面,那段時間很辛苦,但心裡覺得應該跟這個老師學好技術,之後,創意其實是未來可以再做變化的。教學或是職場上的老師,有他們一定的能力,你可以不認同他創作的東西,但不能否定他的基本功,所以大家要學的是基本工,練紮實了之後,後面的海闊天空就可以自己變化。無論未來大家是誰的徒弟,跟老師拜師學藝時,盡量要把自尊心放下來。當能力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再慢慢把自尊心拿出來,這也才會成為真正的專業自信。
 
    出社會後,環境相較於學校複雜、險惡,有時候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被擠掉,因此希望大家要有心理準備,這對未來競爭是有幫助的。尤其職場上寧可少一個朋友也不要多一個敵人。比方說要拍一個雜誌的東西,可能覺得某個拿杯子、牌子的小助理不是舉足輕重的角色,但誰知道他日後會不會變成一個具有地位的人,等到未來要拜託他的時候,如果對方受過你的恩惠,你就會受到幫忙,因此在職場上都要客氣有禮貌。職場上很多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遇不到機會、機緣。做創作這件事,不見得有能力就有機會,這是大家要有的心理建設。希望我的分享可以給大家一些刺激與警惕,要有多一點競爭力、多多學習並廣結善緣。

 
回主題區| 上一頁| 下一頁| 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