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職最前線 >藝術人生涯 回上一頁
成為電腦動畫工作者的第一堂課

對我而言,至今最重要仍是要常常問自己:為甚麼要這樣?對自己現在做的事情發出疑問,如此才可能去追尋問題......

 

成為電腦動畫工作者的第一堂課
◎講者 \ 于維汕 ( 劇設系校友 )
◎文字 \ 陳劭旻、池妮聲
◎插圖 \ 曾穎慧
[ 最好的作品,永遠要放第一位 ]
   剛畢業時,我利用當兵的空檔喘息與思考,並且在退伍後先工作幾年做平面設計,兩年後到美國進修。剛開始很茫然,但慢慢會思考:如果繼續留在劇場做設計,可能不容易與業界師長競爭,但出國唸動畫的話,之後可以做什麼?動畫業界是什麼樣子?雖然還不是很清楚,但因為想做、想試試看,就毅然決然的前往美國。
    一般人出國會擔心語文能力,但也有唸語言學校的選擇,同時是一個學習機會,並能檢視自己適不適應國外生活。很多臺灣學生因為不能適應生活,更不用說要繼續留在國外工作。唸語言學校的另一個好處是聽不懂可以多問,大家都是不熟悉語言才來學習,所以勇敢說就對了。然出國對我而言,最大的壓力是學費,當時是透過打工與作品集的獎學金補助。準備學校的作品集要記得:永遠把最好的作品放在第一位,才會讓主考官印象深刻。當初我的作品集就放了很多劇場的東西。有些學校甚至會從作品集評估學生尚需加強的地方,讓學生選修完大學部的課再繼續研究所課程。我也幸運的因為作品集,只需要修一堂動畫課,有些同學則要修到十三堂,幾乎花了四年時間修課,更不用說要再唸語言學校,花在學習的時間就更多了。
[ 美國工作開啟視野 ]
畢業後在美國找工作,需考慮的事情很多。首先,因為是外國人的身分,畢業後僅有一年的時間可以實習,這一年雇主會給薪水,但也必須利用這一年的時間找工作,找不到就得回臺灣。再者,由於大公司需要替剛畢業的外國人申請工作簽證,人事開銷增加,因此通常較不願意聘用,如果能多工作幾年,受聘於大公司的機會較大。經過以上考量,我當時選擇投小公司。之後錄用我的公司是因為之前認識一位在喬治亞唸書的學長,當時寫E-mail問他關於找工作的事,學長就說他們公司正好在找人,於是問我要不要做做看,後來投了履歷並在電話裡接受面試,就很快地確定下來了。
開始工作以後,由於要幫公司賺錢,東西必須要有一個品質,如果客戶不喜歡就會直接造成公司損失,因此這個觀念就會跟在學校趕工交差的態度完全不同。另外,美國工作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自己決定下班時間,只要把該做的東西在截止日前完成。而當你的工作態度與效率夠好、做的東西具有品質,在美國就能得到一定的獎勵分紅,或者是多幾天假等等,這也是我認為在美國工作最大的好處。
留在美國的另一個好處是可以拓展視野。因為每個地方都有不一樣的人文風情、地理環境,有機會鼓勵大家都能夠出去看看,無論是唸書、遊學還是去玩都好。因為這些東西一旦接觸了,就會變成養分,只是看你怎麼吸收、轉換,而且這些都會反映在你的作品上。未來,如果你想做電視電影或是電腦特效,推薦去洛杉磯;如果想做動畫遊戲就可以到舊金山;如果想要留在劇場,就一定要去紐約看看,將會有完全不一樣的感受與體驗。
[ 劇場的學習運用在各個領域 ]
   在劇場最大的獲得就是滿足感與自信。唸高工時,只知道要一直畫圖到業界能看的程度,但畫了還是不懂設計是什麼。進到劇設系後,才開始對「設計」這個詞有明顯的輪廓。對我而言,劇設系的訓練完整,尤其在思考上,都能透過戲劇文本或舞蹈來展現精神、作為設計依據,也能因此用很多角度看事情,用不一樣的角度做東西。即使現在做的跟劇場沒有關係,但身上仍有許多東西是在那四年裡累積下來的。而且,劇場是一個世界的縮影,可以在一個空間裡碰到各種失控的東西,還會想到很多關於人生的事情,顧慮團隊合作要處理的人際關係等等,都是很難得的經驗,也讓我未來做很多事情都會比別人好,即使轉換跑道也一樣。這個關鍵在於:如何將大學四年裡的學習運用在不同領域。答案不見得在畢業後就能找到,因為還要有更多時間嘗試。每個人都有喜好,喜歡的事情多做一點、做好一點,挑你最喜歡的全力發展;不喜歡的事情不要完全放棄,都碰一點是好事,但不要全部都想要,因為若沒有堅持,你就沒有辦法給人很清楚的定位。其實人生就看你怎麼選,可以及早選擇很好,也可以與生活有關的都做看看,但要記住:最後仍要做出選擇。
[ 設計,最後都要回到自己 ]
   設計對我來說是一個介質,必須要有主觀的想法才能藉由設計這個手段把它呈現出去。正因為主觀,設計的東西都必須要有理由。今天做這個台,你就必須說明為什麼要做這個台?為什麼要這樣做?不可以說我喜歡這個顏色就要用。使用一個顏色就要有一個很強烈、非常充份的理由,哪怕是跟文本有關、跟導演需求有關,或者跟自己的喜好有關。記得老師講過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刻,他說:「就算你的理念是錯的,只要你一以貫之,它就是對的。到最後它就會成立。」好的想法就要說出來,即使別人不同意也要想辦法說服他。如果不能說服別人,反而被說服也沒關係,會因此知道原來設計可以有另一種想法。畫圖或舞台設計、布景做法都可以靠上課去學,但是思考設計理念則要花很多時間、心血去揣摩。
   在美國上課的時候,大家都會勇敢的發表意見,然後不客氣的批評作品。他們不是針對個人,而是很直覺的問畫面上呈現的東西,如果他們舉出你沒有想過的問題,就會被問倒,因此要想辦法為自己的設計做辯護,每個步驟都要有理由、每個東西都要有想法。有時即使有非常好的理由,但當你沒有辦法提出主張,別人就會覺得這個設計是沒有用、可以被質疑的。這就像球賽一樣必須要進攻,而若他人進攻,你就要防守,然後防守的理由又是什麼?這是做設計最重要的基礎。當你能夠用不一樣的角度去看事情,分析揣摩相關要求,呈現作品時就會試著轉成可以說服大家,而不是自以為是的詮釋。
    對我而言,至今最重要的仍是要常常問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現在做的事情發出疑問,如此才可能去追尋問題,才可能思考從沒想過的部分。雖然有時候身旁會有很多人,但常常還是得回到自己。有些東西以後會變成做設計很好養分,但有時卻是一個神光,一個突如其來的靈感,或許是之前累積的東西冒出來,有時候很難說的清楚,都要回到你生命裡實地去經歷。
 
回主題區| 上一頁| 下一頁| 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