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平等 >性別平等 回上一頁
一位跨性別科學家之死 – 記 Dr. Ben Barres


(本文節錄自http://queerology.net/2018/01/ben_barres/)

 

//2017 12 27 日,當大家還在歡渡著聖誕新年假期,興致勃勃地準備迎接 2018 年的到來之時,我和我的同事們卻收到了一個噩耗 —— 在學界裡備受尊崇的神經科學家 Dr. Ben Barres (音譯可作本・巴雷斯)不幸因末期胰臟癌逝世了

 

Ben 1954 年和他的異卵雙胞胎妹妹一起出生,父母將他命名為 Barbara,就像很多傑出的科學家一樣,他從小就對科學展現濃厚的興趣,在這方面也極度有天份的他,一路從麻省理工大學部、達特茅斯醫學士、哈佛博士、倫敦大學博士後研究到 1993 年成為史丹佛大學的教授,獲獎無數,這方面就不用多說了,只能說在神經膠質細胞研究方面他可是古往今來的第一人。也是美國國家科學院第一位跨性別院士。

 

但即使是如此傑出的科學家,在當年仍無法擺脫性別刻板印象跟長久以來大家就是覺得女生理工不行的性別歧視之苦,其中一個例子就是當他還被當成 Barbara 的時候,他比班上其他人都先解決了一個超難的數學問題,結果教授竟然跟他說:「怎麼可能,這應該是你男朋友幫你解的吧!」...........而且明明審查委員就覺得他的條件比其他男性都優秀很多,他在獎學金的申請上依舊輸給了其他人。

 

另一個更著名的例子就是在他改頭換面成為 Ben 之後,竟然有一個白目的教授對人說:「Ben 今天的演講真的很棒,不過他的研究實在比他妹妹(Barbara)好太多了。」

 

 

Ben 就在 2006 年《自然》雜誌上發表了《性別真的有差嗎?》(”Does gender matter?“)的這篇文章,除了用他自身的經驗反駁 Summers 的論點之外,也引用了當時的一些研究跟數據指出其實女性在科學界的發展備受打壓才是科學界性別不平衡的主因,比如說你去看女孩兒跟男孩兒在數學方面的成績,在求學過程早期幾乎是沒有區別的,或是女性科學家在申請經費的時候,通常得比男性科學家多發表 2.5 倍的文章才會被覺得夠資格拿到研究經費等等。他也鼓勵無論是女性或是男性科學家,都應該要為不正當的性別歧視站出來說話,情況才會有改善的一天//

 

 

全文請詳見:http://queerology.net/2018/01/ben_barres/

 

 
回主題區| 上一頁| 下一頁| 頁|1